当前位置: 主页 > 幸福的民间故事 >
2020 05-14

有一条路叫幸福

Comments 阅读:

  最近,县委决定抽调一批干部支援新农村建设,江春水是县文化馆的年轻干部,他被派到本县最贫困的龙洼村当挂职村支书。

  组织研究决定的事,江春水只能服从。他想,任期三年,一眨眼的事,就当作是体验生活,为以后创作积累素材。

  只是,江春水担心老婆徐梅梅不高兴。回家一说,没想到徐梅梅只是发了两句牢骚,说:“既然已经定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不管分到哪旮旯,你都得给我晚出早归。你和乡下的妇女主任混在一起,我实在不放心。”

  江春水听了咧嘴一笑:“老婆,我江春水怎么可能看上别人?就算你不说,我也想晚出早归呀。我老婆可是一朵漂亮的玫瑰,我不守在跟前,被人偷偷摘去了怎么办?”这话把徐梅梅逗得一笑,骂一句:“贫嘴!”

  不久,江春水便走马上任。龙洼村位于县的东南部,是最偏僻的一个村,交通不便。从县城到龙洼村只有三十多公里,可是骑摩托车得一个来小时。

  江春水第一次去龙洼村,由秘书陪同。路上,秘书突然身体不舒服,江春水便让秘书先回家休息,他一个人继续赶路。

  龙头乡到龙洼村的路是碎石路,越走,路就越不成样子,高低不平,大坑连着小坑。

  在路上,江春水给龙洼村的村主任老周打了两个电话,但都没人接。江春水小心翼翼地骑着摩托车,躲过大坑躲小坑。

  就在快要进村时,突然从路旁草丛中窜出一头小猪崽,大约三四十斤,乌黑发亮,小家伙先是瞪着一对小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江春水的摩托车,接着撒开四蹄,跟在车后狂追不舍,追着追着,竟与摩托车“并驾齐驱”了。江春水开始觉得有趣,嘴里还“噜噜”叫着逗它。不料小猪跑得奇快,没多久就超过了摩托车,在车前左闪右闪,弄得江春水手忙脚乱。

  江春水想刹车,却不知从哪儿又冒出一个壮汉,大吼一声,小猪顿时一转身,朝摩托车撞来。

  江春水大惊,急忙调转车头避让,这么一让,顿时失去了平衡,向一旁的大水塘冲去,只听“轰”的一声,车倒人翻,江春水朝水塘滚去。

  那水塘很大很深,江春水可是旱鸭子,若是滚进水塘就完了。情急之下,他双手死死抠住堤坎,也顾不得斯文,拉开嗓门大喊:“救命!救命!”

  让人气恼的是,那个壮汉不但不帮忙,反而站在一边望着拼命挣扎的江春水拍手跺脚,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只见从附近小诊所里飞奔出一个人来,边跑边冲大汉喝道:“孙三宝,你又惹事了!”说着上前把江春水拉上埂岸。

  那个叫孙三宝的一见来人,顿时就蔫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嚷嚷道:“真倒霉,刚玩得开心,又碰上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周头,你咋到现在还不下台呀?”

  老周帮江春水拍掉身上的泥土,然后走到孙三宝身边,笑着说:“起来,去帮人家把车扶好,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不?你不是盼着我下台吗?告诉你,市里给我们村派来个新支书,以后你再胡来,就有人收拾你了。”

  老周笑道:“是我。刚才吓坏了吧?这个孙三宝,原是个本分人,三年前的一天晚上,在路上被车撞了,肇事司机驾车逃逸。孙三宝被好心人送到医院,人救了过来,可脑子从此就不太灵光了。他现在一见到车子就恼,不管是开汽车的还是骑摩托车的,他都捉弄人家,那头小猪也是他调教的。其实他只是出出气,不是真要人命。今天你要是真掉进水里,他也会跳下去救你的。不过他这么闹,好几次吓得人家都尿了裤子。”说着老周哈哈大笑,同时,两眼还有意无意地往江春水的裤裆瞟。

  听江春水这么一说,老周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忙岔开话题:“哪里哪里,我说小伙子,你怎么跑到我们龙洼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是来走亲戚,还是”

  江春水从包里取出下派函递给老周,笑着说:“我叫江春水,你就叫我小江好了,以后工作还得靠老主任多多指导。”

  老周接过一看,高兴地说:“你就是县里派来的小江书记?欢迎,欢迎!我接到乡上的通知了,以为你过几天才会来,想不到这么快就上任了。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刚才路上我给你打了两个电话,”江春水笑着说,“可都没人接,我还以为你有想法,恨我夺权来了!”

  老周一拍脑袋,说:“我早就盼着你来夺权呢!这不夜里想你想得着了凉,早上起来脑瓜痛得不行,就到这诊所来打吊瓶。刚吊上不久,就听见你在外面喊救命,于是我拔掉针头就冲出来了。不好意思,没接到你打来的电话。现在,我就带你到村部去。你的办公室我们早就收拾好了,还特意在里面摆了一张床,我们妇女主任还把她结婚时的被子拿给你盖!”

  听老周这么一说,江春水既感动又不好意思,说:“谢谢周主任,我有摩托车,晚上可以赶回去,不过有张床中午休息休息也好,只是怎么好意思用人家结婚时的被子?”

  来到村部,老周打开门,把江春水领进办公室,说:“你先坐一会儿,我这就去把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喊来,大家先认识一下。”说完,老周就风风火火喊人去了。

  江春水仔细打量他的新办公室,桌椅虽然都是旧的,但都很干净。再看床上的被子,江春水差点没笑出声来,那大红被子又老又土,简直就是文物,还说是人家妇女主任结婚时用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子?这老周,拿我开心了。

  江春水一抬头,见老周领来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他想:老周去喊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难道他们就是?没等江春水开口,老周就一一介绍起来,还真是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这可让江春水大跌眼镜,再想到老周说妇女主任把她结婚时的被子拿来了,看来他没说假话。

  老周见江春水一脸吃惊,忙解释道:“小江书记,你别看这老王头今年六十六,可身手一点不比小青年差,三十多年前就是民兵营长了,经验丰富得很呢!我们这位妇女主任,虽然看起来像八十岁老太太,那是乡下女人不注意保养,其实只有五十五岁,我们三个人中属她最年轻,你以后喊她郑大姐得了。”

  老周这一番话可把几个人都逗笑了。这时,民兵营长老王头说话了:“小江书记,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村男女老少加起来一共有九百三十六口,可除了几个懒汉和一个头脑不灵的孙三宝,年轻力壮的姑娘小伙们都到外面打工去了,留在村子里的只有老人和孩子。告诉你,你到我们村来当书记,主要就是和我们这六〇六一部队打交道。六〇指的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六一指的是孩子”

  “是呀是呀,”妇女主任郑大姐接过话头说,“我和老王也知道自己岁数大,不适合再当村干部,可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事多、工资少,没一个年轻人愿意接这份差,只好由我们撑着。这下好了,小江书记你来了,从此我们有了新鲜血液。”

  龙洼村这么一个现状倒是江春水没想到的。再一了解,龙洼村真穷啊,村上没有一点儿资金。龙洼村的老百姓原本种植水稻,但由于地势低洼,经常遭水灾,所以,大家只好出去打工,整个村子只有老人和孩子。

  “主要工作?”老周苦笑道,“就是宣传党的政策,调解邻里纠纷,防火防盗。其他的事我们想做也做不了。规划倒是有,比如说修路。我们也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可就是没钱!”

  江春水来的路上已经领教了龙洼这条破路的危害,于是说道:“龙洼村这条路真得好好修修。要修好这条路,估计花多少钱?”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xingfudeminjiangushi/1972.html

上一篇:做最幸福的女人 下一篇:周末人物庞学冬:“小草”的心思
  • [幸福的民间故事]周末人物庞学冬:“小草
  • [幸福的民间故事]有一条路叫幸福
  • [幸福的民间故事]做最幸福的女人
  • [幸福的民间故事]优美的民间故事鉴赏
  • [幸福的民间故事]经典很美妙的民间故事
  • [幸福的民间故事]经典民间故事大全故事精
  • [幸福的民间故事]四年级民间传说故事作文
  •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