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幸福的儿童故事 >
2020 04-18

在这里 找到圆满的家庭幸福——br成都市妇女儿

Comments 阅读:

  中国人口协会、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3%攀升到近年12%-15%左右,不孕不育者约5000万。受环境因素、生育年龄推迟、生活压力等因素影响,不孕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在无法自然受孕的情况下,辅助生殖技术就成为不孕不育家庭寻求家庭幸福的最好途径。这项技术通常被人们叫作“试管婴儿”,它通过人工采集精子和卵子,并在实验室完成受精形成胚胎后将胚胎移植子宫。这是一个科学、严谨、精细的过程,在按周期来计算的每一个步骤中,要求各个环节的医生和护士全身心地投入。

  在成都,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经过20余年的技术更新与发展,辅助生殖成功率不断攀升,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数据显示,他们的单次新鲜周期试管婴儿的全龄妊娠率达到66.68%(其中标准病人总妊娠率为74.67%),单次冷冻周期试管婴儿的全龄妊娠率达64.10%(其中标准病人总妊娠率为81.22%)。如此高的妊娠率,让市妇儿中心医院的辅助生殖技术水平在四川范围高居榜首,且在国内位居上游。

  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在此让我们关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

  罗雯是市妇儿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的护士,她有一个记录本,里面详细记录着自己管理的病人从第一次入院到最后怀孕生子的整个过程。阿玲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阿玲第一次到市妇儿中心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是2012年12月的一个早上,当时她28岁。和其他不孕不育患者一样,长期沉闷的心情直接写在了她脸上,焦急、痛苦,有种无望感,“如果怀不上,人生就没什么意义。”她说。

  经检查,她是双侧输卵管堵塞,其他情况都还较好。这对医生来说,帮助她怀孕并不是什么难题。事实也证明了医生的判断,第一次做试管婴儿,阿玲就怀上了,而且怀的是双胞胎。

  但不幸的是,就在怀孕后不久,因为饮食不当的原因,她流产了。于是她再次回到市妇儿中心医院,但这一次,她并没有那么幸运,试管婴儿失败了!

  阿玲的家在一个地级市农村,家庭经济条件有限,她必须和老公一起去打工挣钱,然后再回来圆她的母亲梦。

  但人的身体情况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2015年,当阿玲回到市妇儿中心医院希望继续做试管婴儿时,在检查时却发现她患了肺结核,必须接受治疗再回来。

  这一等就将近一年。当她重返市妇儿中心医院准备再次做试管婴儿时,检查发现她的卵巢功能已经不好了。卵巢功能的下降将导致成功率降低,当听到医生宣布的这一消息时,阿玲觉得整个人都懵了:等待多年,等来的却是身体条件的一步步下降,难道当个母亲就这么难?

  罗雯解释说,阿玲的卵巢功能不好,卵泡少,“就像我们做饭,没有米,能做成饭吗?”而积攒胚胎,就是用极少的药物刺激卵巢1-2个卵泡发育,实验室培育出合格的胚胎进行保存后在合适时机进行胚胎移植,患者在经济费用和治疗时间及人力成本上均得到最优化。

  2016年10月,她终于成功移植了,但是,仅仅是医学上的“生化妊娠”,胚胎在子宫内没有继续发育。

  阿玲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不断遭受着打击,但她不愿意放弃。2017年3月,她再一次回到市妇儿中心医院,医生同样采用积攒胚胎的方法帮助她,而这一次,“幸运之神”垂青了她,她于当年底成功怀孕,并于2018年8月底剖宫产下一名女婴。

  “没有想到,我这么复杂的情况居然成功了!”事后阿玲感叹说,为此她对帮助自己的医生、护士充满感激。

  像阿玲一样身体情况复杂的患者,在市妇儿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最终成功怀孕生子、找到家庭幸福的人还有很多,“幸运之神”垂青了他们,但“幸运之神”正是这里的医护团队。

  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主任王芳的办公室里有一张茶几,上面堆了两累厚厚的文件资料,一份文件就是一名不孕症患者的病案资料,里面详细记录了入院后的试管婴儿每一个步骤。每个月,该科都要对这些病案资料进行详细的分析:一次就成功怀上的,哪些经验值得积淀?没有怀上的,问题出在哪个环节?是病人身体的原因还是技术上有瑕疵?如果病人的身体原因,该如何调理应对?如果是技术瑕疵,又该如何规范……

  “这就是我们的质量控制方式。”王芳说,因为整个试管婴儿的环节很多,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失败,所以要求每个环节必须精益求精,用严谨的科学态度去对待每一个细小的事情。“我们的质量控制,可以追溯到每个环节,精确到每个人身上:实验室是谁采的卵、谁授的精、成功率是多少等等,因而每个人都会非常专注地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尽量做到最好。”

  在这种严苛的质量控制体系下,这里的每个专家、医生和护士都紧绷着一根弦,“别人做得好,而自己做差了,那得多没面子!关键是这面子还不是最重要的,当你看着那些患者和家属期望的眼神,还有什么理由不投入?”

  主任王芳说,质控的目的除了做到每个步骤都实现高质量,同时也是为了发现疑难问题,然后将这些问题梳理出来,有针对性地进行技术攻关,“我们的试管婴儿高成功率就是这样一步步实现的。”

  护士长李敏用普遍关心的问题来回答了试管婴儿流程的严格性,“很多人会担心:夫妇的精子和卵子会不会搞错啊?这种担心在情理之中,但绝不可能发生。”她说,一对夫妇到这里做试管婴儿时,就必须携带双方的身份证原件和他们的结婚证,要到一个房间录入指纹,并把身份证和结婚证拍成照片录入系统,以后的每个环节,比如建档、采精液、取卵等时,都要核对证件和指纹识别,“这些都属于质量控制范畴,每个步骤都是非常严格而且规范的。”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的单次新鲜周期试管婴儿的全龄妊娠率达到66.68%(其中标准病人总妊娠率为74.67%),单次冷冻周期试管婴儿的全龄妊娠率达64.10%(其中标准病人总妊娠率为81.22%),累计妊娠率达82%,累计活产率达66%,(也就是说100对夫妇前来助孕,有66对夫妇能抱婴回家,因胎停流产、宫外孕手术、晚期异常引产、死产均不叫抱婴回家)。

  什么叫“标准病人”?该科护士长李敏说,通俗地讲,标准病人是指年龄在35岁以下,不合并子宫内膜异位症及内膜病变的患者。

  不论是对标准病人还是全龄人,总妊娠率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在川内,市妇儿中心医院是独一无二的。如此高的妊娠率,除了严格的质量控制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市妇儿中心医院针对病人的独特文化。

  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主任王芳反复强调的一个词,就是“个性化”,按照每个不同的个体进行“量体裁衣”,有针对性地解决他们的问题,最终促成他们妊娠成功,体现出浓烈的人文色彩。王芳说:“与‘个体化’相对应的就是‘流水线’,完全按照设定的程序模式在走:病人来了做检查、调理、取卵泡、实验室受精、移植胚胎……这个过程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但我们拒绝流水线!”

  她说,拒绝“流水线”的原因,是因为病人是“人”,而非产品,“我们需要去关注他们的情感,关照他们的内心,做到医患之间的默契与配合,这样才能够去真正发现他们不孕不育的真正原因,并帮助他们一步步实现幸福的愿望。”

  在这种文化理念下,不孕不育患者总是能在医院得到关注和帮助。护士罗霞说,试管婴儿分为多个治疗阶段,在这里,每个阶段都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有专门的护士管理,及时回答他们的疑问,对他们的困惑进行引导,并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心理上有问题,我们都可以成为倾诉对象,凡是对患者有利的我们都做。”

  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如今每年所做的试管婴儿有3000多个周期(包括新鲜胚胎和冷冻胚胎),在四川省范围内,这个数量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可质量却是领先的。该科主任王芳说:“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去追求量,我们一直会强调质,这才是公立医院公益性的最好体现。”

  这是一个能给家庭带来幸福的科室,这个科室同时也是观察社会的窗口。护士长李敏说,她看到过一个又一个让人揪心的场景:

  有一个丈夫拉着妻子来申请做试管婴儿,当着医生护士的面,狠狠地说:如果怀不上就离婚!妻子的眼泪唰地留下来,看着让人心疼;

  有一对夫妇前来做检查,来的时候丈夫趾高气昂,喋喋不休埋怨妻子怀不上,检查结果却发现是男方自己的问题,他一下就焉了;

  “这里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家庭、各种各样的人,不论是哪一类人,都希望通过辅助生殖技术来使家庭得到完整的幸福,否则,其中的部分家庭将面临破碎。”王芳说,让每个家庭得到更圆满的幸福,这是科室、也是医院为之奋斗的目标,“尽管现在看来我们的试管婴儿成功率很高了,但我们依然在不断地奋斗。”

  王芳说,目前,市妇儿中心医院正在筹建第三代试管婴儿实验室,即将申请技术准入。第三代试管婴儿,也称为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它可以做到在胚胎移植前,取胚胎的遗传物质进行分析,诊断是否有异常,从而筛选健康胚胎移植,防止遗传病传递。

  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很快),第三代试管婴儿的投用将更好地帮助不孕不育家庭。(邓晓洪)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xingfudeertonggushi/1834.html

上一篇:相关文档 下一篇:【讲脱贫故事 晒幸福账单】吴明生:发“牛财”
  • [幸福的儿童故事]【讲脱贫故事 晒幸福账单
  • [幸福的儿童故事]在这里 找到圆满的家庭幸
  • [幸福的儿童故事]相关文档
  • [幸福的儿童故事]脱贫不脱帮扶稳稳守住幸
  • [幸福的儿童故事]【金昌故事汇】巧手编织
  • [幸福的儿童故事]故事:幸福的大桌子
  • [幸福的儿童故事]幼儿园 幸福的种子 中班
  • 公益广告